實驗動物中心的幕後功臣—飼育人員(上)

前言
本院實驗動物中心(以下簡稱LAC)日常運作的主要人力正是飼育人員。飼育人員的工作屬性分為二大類型,由動物飼養(內圍區)與物料物流(外圍區)2組人員組成,本院在竹南與台南二院區現職共有27位正職飼育人員與4位儲備飼育人員,共同分擔動物中心所有現場工作。在假日值班以及人力出現缺口時,二組人員還必須具備有相互支援的能力,同時遵循動物中心的標準操作程序(SOP)、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IACUC)的政策及指引、國內外實驗動物相關規範與政府的法規,持續維持「國際實驗動物管理評鑑及認證協會」(AAALAC International)認證的水準。這些同仁平時工作忙碌,負擔重要任務卻不居功,可以說是LAC能夠長期運作的幕後功臣,更是維持動物實驗品質的關鍵人物。

一、飼育人員的工作內容
飼育人員的工作內容可分為二類型,第一類為外圍區人員,主要任務是供應本中心所需之物料並管理倉儲與物流的穩定與順暢、經常性操作危險性大型設備(包含隧道清洗機、高溫高壓滅菌鍋、過氧化氫煙燻機等設備)以及設備異常狀況排除和現場危機處理、操作一般大型設備(包含水瓶填充機、墊料填充機、水瓶機封蓋機等設備)、清洗及處理每日由動物飼養房運出的髒物料與每日供應所有飼養房所需乾淨物料(最大備料量:飼育籠組包含墊料每日約2500組、飼料175袋、飲用水2,560瓶與2,500組以上的環境豐富化物件)。工作人員經常需要穿著厚重的全套防護裝備進行清潔作業(圖1),且工作現場分屬於高噪音環境且體力負荷也相當高。每當有設備發生異常,外圍區工作人員就需要加班,以人工執行前述工作內容(所有物件加起來估計高達12500個以上),這些還不包含飼養房內更換下來的獨立換氣飼育籠架(IVC)及兔籠架的清洗消毒,以及飼養房以外的環境清潔打掃;因此,維持良好的體能狀態是必須的。值得一提的是,LAC外圍區同仁(臨時人員除外)也須兼顧內圍區的值班,因具備雙重職能的緣故,幫助LAC達成全年皆有人力照護實驗動物的任務。

圖1:飼育人員(吳琇寶)穿著正壓防護裝備執行清潔作業

第二類為內圍區(動物飼養房)人員,負責實驗動物之照護,常規工作內容包含(1)更換飼育籠盒(每人平均每週600至650籠):飼育籠更換作業程序依據飼養房潔淨度之不同而有不同程度的繁瑣步驟;(2)每日2次觀察動物、動物異常狀況處理與通報:包含動物打架/自殘傷口之處理、動物牙齒咬合不正之修牙、脫肛動物照護、母鼠難產的處理、動物失溫脫水之緊急處置、腫瘤體積過大、進食/飲水/呼吸異常之紀錄、通報與處置;(3)維護飼養房內之環境、設備與異常通報:包含每日動物房溫、溼度及壓差確認與紀錄、每日飼養房環境清潔打掃、生物安全操作台(櫃)的每日清潔與每月更換預濾網、每日IVC運作檢查與簡易異常排除與定期更換;(4)接收與轉移實驗動物:依照研究人員需求,不定期協助接收新進動物與動物轉房、轉讓與轉出作業;(5)整備與清潔研究用之氣體麻醉機。內圍區工作人員的工作除了必須長時間站立和重複性蹲下動作,需要有良好的腿部肌力,同時更是需要有細心的觀察力與詳實的記錄能力 (圖2)。為了達到國際中大型實驗動物設施水準,LAC期盼能逐年提升E化系統的整合效能,以便將飼育人員記錄的各種訊息進一步分析,協助LAC運作效能與水準更上層樓。

圖2:飼育人員在內圍區更換飼育籠盒(左:劉瑞雲)與觀察動物(右:黃家寬)

不過,各位千萬別誤以為飼育人員就是LAC的清潔人員,他們可是院內「一職多能」的最佳示範!另外,LAC還有不同的功能任務小組,例如:

  1. 維修工班:今年組成一個維修小工班,這個小工班需要做什麼呢?當飼養小鼠的IVC發生異常時,迅速出動調整IVC主機的壓差設定,維持飼育盒內壓力恆定以確保動物生存環境的潔淨度,根據研究人員的需求來調整IVC主機的換氣次數,降低對於繁殖動物的擾動。以往這些工作都需由廠商前來調整,但這些年飼育人員與廠商及資深同仁不斷地學習,成就了這個維修小工班。
  2. 技術小組:為實驗動物技術小組,小組成員能夠支援並執行多項專業技術,包含每一季實驗動物健康監測的採樣以及擔任教育訓練時的技術確認小講師,甚至有幾位飼育人員已經可以上第一線執行小鼠與實驗犬的技術服務,實質幫助了獸醫師與技術師們的技術服務負荷。
  3. 區域督察:所有的飼育人員都負有強烈的責任心,例如:當牆壁傳來微弱的震動聲音,都會積極報修找原因以排除會影響實驗動物的重要因素;當遇颱風停班停課時,飼育人員卻會自動自發的支援上班,只為讓實驗動物有全天候的最佳照護;而近期國內COVID-19疫情十分嚴峻的階段,政府發布全台學生停課而導致很多父母須請假照顧小孩的狀況下,LAC飼育人員亦是自動自發地以不影響工作、不增加同事工作量的考量下,盡可能只請1至2小時假;由於本院的實驗犬年齡逐漸老化,每當有狀況(如癲癇、心臟病)時,飼育人員會輪班沒日沒夜地陪伴,而這些都是來自每位飼育人員對飼育工作的責任心,他們是研究人員進行研究過程中的專業夥伴。

二、您所不知道的飼育現場
「獸醫師,OOO博士的動物今天喘的很厲害」

「一共幾隻?活力如何?臨床症狀評分為何?研究人員最近有操作這些動物嗎?哪一份動物實驗計畫書(AUP)?肺癌還是轉移性黑色素細胞瘤的實驗?」

「不是你說的那2份計畫書,一共有x隻小鼠,活力不好,臨床症狀評分為2~2.5分,昨天研究人員有下來,但不知道進行什麼操作;我已先給果凍和丟飼料到籠盒底部,也以電話通知研究人員動物有狀況。研究人員說這些動物預計2週後犧牲」

「好,我會先與研究人員聯絡,確認實驗內容與操作細節與他們計畫書中所設定的人道終止點(humane endpoints),待會我進去看過動物後,再告訴你與研究人員動物要如何處置…」

以上場景對於LAC的飼育人員來說,既是異常也是日常。在LAC的第一線工作現場中,飼育人員除了例行性的工作之外,還必須要很有效率地觀察實驗動物,對於出現異狀的動物一方面記錄與基本地處置外,也同時須立刻回報分區獸醫師,以便進行更專業的醫療處置,亦須通知實驗動物所屬的研究人員。根據LAC 2020年的統計,全年實驗動物臨床症狀(異狀)通報總計達二千五百多筆,發生頻率以外傷(wounds)占21%、拱背(hunched posture)占13%、呼吸困難(labored breathing)占11%、腫瘤過大或破裂(tumor oversize/rupture)占8%、脫肛(rectal prolapse)占4%,前5名總計達所有異常通報事件的55%以上(註1)。這些異常通報的處置,有些需要立即分籠/上藥/投藥,有些要通報研究人員使其可依照實驗動物計畫書的內容盡速執行實驗動物的人道終點,有些則需要根據獸醫師的醫囑進行持續觀察,並隨時回報動物的病況變化。

附註:

  1. Hsin-Ying Wu, Chih-Lin Chou, Mei-Na Lin, Shu-Lin Tan, Jen-Kun Chen, Analysis of animal clinical sign-reporting cases in Laboratory Animal Center of NHRI, poster presented in 2021 NHRI Research Day, Zhunan, Taiwan(March 22, 2021)

文/圖:實驗動物中心吳佳樺、林美娜、何欣茹、譚書林、簡旭哲獸醫師、吳欣穎獸醫師、張淑美、周知林獸醫師、陳仁焜代理主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