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助性化學合併放射治療在具有KLF10或Smad4高度表現的胰臟癌患者之優勢

對於化學治療,輔助性放射治療在手術切除之胰臟癌的角色並不確定。本院癌症研究所常慧如副研究員級主治醫師實驗室以往研究得知,Krüppel-like factor 10(KLF10)經由抗紫外線幅射相關(UV radiation resistance associated)基因調控胰臟癌之放射敏感性,並可以藉由KLF10預測胰臟癌之臨床預後(Chang VH et al. Am J Patho 2012、Chang VH et al. Radio & Oncol 2017)。Smad 4與Runx3則為文獻中已知預測胰臟癌復發模式、有潛力幫助臨床決策的生物標記。

常醫師研究團隊自2009至2015年於臺灣癌症臨床研究合作組織(TCOG)之11家合作醫院執行一項針對手術切除後胰臟癌患者的隨機分配臨床試驗,比較輔助性gemcitabine與額外放射治療的臨床結果發現,輔助性放射治療雖然能增加局部控制,但對整體存活沒有明顯幫助。此臨床試驗之研究初步成果已於2018年ESMO年會中發表(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23753419624117)。

研究團隊於臨床試驗中收集了111位隨機分配至輔助性藥物gemcitabine或gemcitabine加上放射治療之手術切除後胰臟癌患者的腫瘤檢體,由二位病理專科醫師依據免疫染色分布範圍與染色強度的分級系統,以SAS統計軟體分析評估KLF10、Smad4、Runx3各免疫生物標記預測輔助性放射治療的臨床預後價值;計有56與55位患者分別接受輔助性gemcitabine與額外的放射治療。結果顯示,KLF10和Smad 4的表現量與手術後血中腫瘤標記CA19-9值以及整體存活期明顯相關(p = 0.013、0.045及0.047),且多變數分析顯示,手術後血中CA19-9值與腫瘤組織KLF10表現量是整體存活期的重要預測因子(p = 0.038和d 0.028)。在53位KLF10或Smad4高表現的患者中,接受輔助性gemcitabine外加放射治療,較接受單獨輔助性gemcitabine者有明顯較高的局部控制期(無限大 vs 19.8個月; p = 0.026)與較長的整體存活期(33.0 vs 23.0個月; p = 0.12)。相對之下的,KLF10與Smad4表現皆為低下的患者,與單獨接受gemcitabine者比較,接受輔助性gemcitabine外加放射治療者,存活期反而明顯縮短;此結果經過血中CA19-9值校正後,仍有相同結論。研究成果已發表於Radiotherapy and Oncology期刊。(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67814021061119?via%3Dihub)。


註:H/H:KLF10或Smad4高表現、LL:KLF10及Smad4皆低表現、GEM:gemcitabine化學治療、GEM-CRT:gemcitabine化學治療合併放射治療

總結,接受手術切除的胰臟癌患者,腫瘤組織有高度表現KLF10或Smad 4者,明顯能經由額外的輔助性放射治療得到臨床優勢。而合併KLF10、Smad 4表現量,作為篩選手術後胰臟癌患者是否接受輔助性放射治療的預測因子,其潛力值得進一步由前瞻性臨床試驗證明。

文/圖:癌症研究所常慧如副研究員級主治醫師

Comments are closed.